12.忆(下) (第1/1页)

加入书签

我祖父过世后,我最怕听到的那句话就是,“不回家吃饭了。”

活着的人对我说这句话,对我来说也是种无形的伤害。

顾惟谦一直都在保护着我内心深处最脆弱的那个地方,直到那天,我问他晚上回家吃饭吗?

他回:不回来吃饭了。

明明之前每次,就算他不回家吃饭,也会说“你先吃,不用给我留饭”,“我也很想回来,但是今天真的没办法”。

我习惯了他委婉的、温柔的回答。

所以他只是很平常的回复我一句,不回来吃饭了。对我来说,却是划下了一道天堑。

哪怕第二天早上醒来,我看到冰箱里的开胃菜不见了,对我来说也是于事无补。

我迫切想逃离这种生活,就是从那天起。尽管后来顾惟谦拒绝了我的分居提议,但我的心,也已经封闭了起来,再也不想为他打开。

此刻,我的嘴仍然被他捂着,我的眼泪从眶底蓄了起来,泪珠滚落在他的手背上。他手足无措地给我擦眼泪,却忘了外套口袋里迭着巾帕。

我自己动手取了出来,在大街上落泪真是丢脸。

我把头抵在他胳膊上,叫他赶紧带我走。

一路不知道怎么走回的酒店,打开门是他的房间。我去桌上抽纸巾,却看到迭得满桌子都是的灯笼果和桑椹。

早上出门前我随口说的想吃这两样水果,回来他就准备好了。

“顾惟谦!”我带着哭腔叫他的名字,埋怨声也变得像在撒娇,“你买这么多干嘛,我们两个人怎么吃得完?”

“吃不完就做菜用,这次我想吃你做的带子灯笼果。”

救命,这听上去好像暗黑料理啊。

“常自翩,我们回家吃饭吧。”

顾惟谦摇摇我的手腕,低头看着我恳求。

我懵懵懂懂的抬起头,回望他,莫名被他湿漉漉的眼神撞了下心口。

我突然就想起很久很久以前,我和顾惟谦刚结婚的时候,我跑去巴黎试婚纱和礼服。

巴黎的eile

saab成衣店旁边,恰好是一家助听器试戴店,我试婚纱那天,跟这家店咨询助听器配置的时间,比我试衣服的时间还长。陪我一起来的小王子说,他能看出来我很爱我的丈夫,这真是一种非同寻常的爱。

我反问他,只是花了些时间费了些口舌而已,这样怎么就算爱了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↑返回顶部↑

上一章 书页/目录 下一章

都市小说相关阅读: 掏心(强制爱1v1) 我老公他有绿帽癖(np) 皮囊(出轨,H) 艳杀(1v2) 隐藏欲望的丈夫 次玉 长夜火(高干 高H 1V1) HP食死徒们的共同情人 谁给自己戴绿帽啊?(1v2、伪骨强取、高H) 天降横财与老公 丶若丿有情文集 归港有风 【1v1 高干 破镜重圆 H】 檐下雀(舅舅x侄女) 夏日汽水 卿卿薄幸 淼淼 回廊风雨 造梦循环 男人们太爱我了我能怎么办?(NPH) 纵逢尔尔(高干骨科 np)